SM女王之女王俱乐部

SM女王之女王俱乐部

     
                                                             我跟随我现在的主人已经一年了。我的主人比我大19岁,是个美丽的女人。年轻的时候,她是当地红极一时的妓女。现在在一家性虐待俱乐部里做女王。
有一天,她突然感到生活很空虚,想要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奴隶。于是,托熟人介绍,她找到了我。一见到她,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住了。虽然,论年纪,她都可以做我妈妈。但感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当即我就决定要做她的奴隶。
半个月后,我辞去原来的工作,来到她家,做起了专职奴隶。主人家里的地下室是一个小型的行刑室,各种刑具应有尽有,作为训练我的地方。平时主人不在的时候,我就帮女主人整理房间、洗衣、做饭、打扫。主人在家的时候,我就是她的性奴隶。我喜欢她像玩具一样玩弄我、像狗一样淩辱我,用各种她喜欢的方法享用我。我平时一日三餐便是主人的屎尿。一日三餐以外,主人在家的时候,我还兼做她的厕所。主人想要方便,便直接拉在我嘴里。如果主人半夜有需要,就拉在我的食盆(主人称之为狗盆)里,作为我第二天的早餐。有时她在外方便完之后,还会把黄金圣水用袋子装着带回来给我吃,她时时刻刻都记着我,我真为有这样一个主人而骄傲。当然,如果我做了什幺错事让主人生气,主人就会狠狠地惩罚我,还会让我好几天饿肚子。如果我让主人高兴,我就会得到额外的奖赏——主人吃剩下的东西。无论什幺,哪怕是从主人嘴角漏掉的一滴水,我也会心满意足的。
我真的好喜欢我的主人。
星期六,主人告诉我今晚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这是我这近一年来第一次踏出主人的房子。
车开了近一个钟头,我们到了郊区。主人把车停在一个破旧的停车场。又带着我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一家普通的民房。房前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杂货铺,看铺子的是一个胖女人。主人上前和那女人谈了几句,接着给她看了一张什幺卡片。那女人把我上下打量了一偏。
「是公共奴隶还是私人奴隶?」女人问。
「私人奴隶。」主人回答道。
「跟我来吧。」女人带我们到房内的一间屋里,让我把衣服脱光,给我戴上脖链和镣铐,又用一个印章在我手臂上打了个记号。
主人牵着我穿过黑暗的过道,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找到了一扇锁着的大铁门。那女人打开了锁,让我们进去。门后是一条楼梯,顺着梯子我们到了地下室。
那里是个宽敞的大厅,灯光低暗。这是一个性爱俱乐部,我做奴隶前也曾参加过类似的俱乐部。俱乐部里放着淫糜的音乐,悬挂着的大电视里放着色情电影。天花板上挂着很多大铁笼,里边锁着一些赤身裸体的男人。几个男人在台上表演着,身体全裸,身上拴着链条,随着音乐跳舞唱歌,扭动粗大的腰肢,取悦台下的女人。女人的身旁放着皮鞭等各种器具,可随时鞭打台上的男人,还有那种套马的套子,想要哪个男人就自己用套子套,套住了就可以把他牵下台来,带进旁边的房间里任意享用,或直接就让他在大厅里服侍。
这里经常可以看见一些女人牵着各自的男奴,或鞭打他们,或让他们舔自己的身体,或对他们做各种猥亵的动作。
不远处陈列着几排架子,上边排放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一个女人在旁边演示这些刑具的使用方法,在她脚下趴着五六个奴隶,作为她的演示对象。任何女主人只要有兴趣便可以拿这些刑具来对付自己的奴隶。
                                                                                            
主人不喜欢我被别人鞭打玩弄,所以不让我离太远,把我牵在身边。
刑架对麵还有一排架子,下边锁着十多个奴隶,这些都是公共奴隶。来这里的女主人绝大多数都带着自己的私人奴隶。但也有一些女人没有私人奴隶,她们只要到吧檯做一下登记,便可以任意挑选公共奴隶来享用。如果没玩够,只要交纳一定的手续费和租金便可将他们租回家。至于我们这些私人奴隶,只要主人喜欢,也可以把我们暂时抵押为公共奴隶,用来交换其他奴隶。
在这里,虽然我们奴隶的地位是最低贱的。但是作为私人奴隶,至少还可以得到主人的保护,而公共奴隶则完全被任何人任意玩弄。我看到六个女主人围着一个很年轻的奴隶,用尽各种手段折磨他。这个奴隶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却还要受到非人的虐待。这便是我们做奴隶的命运。但也只有我们奴隶才可以真正体会到被主人虐待是的快感与享受。
还有一个女主人,斜坐在一张由奴隶蜷身绑扎做成的椅子上。有一个奴隶正给她舔脚,另一个奴隶给她舔穴。在她旁边还趴着一个奴隶,她正用手中的皮鞭狠抽那奴隶的后背。
看到这些情形我早就兴奋起来,阴茎急剧膨胀,渴望主人能用她最拿手的手段来虐待我。看着其他奴隶在吃他们主人的大小便,我早已饥渴难耐。
主人带我到处参观,突然有人叫主人的名字。原来是主人的一个朋友,她原来和主人一样也是个红妓女,后来不做了,在一家夜总会做妈妈。她经常会带自己的奴隶到主人家和主人一起玩,因此也可以算是我的第二主人。此时她正坐在一条『奴隶椅』上姿态幽雅地喝着啤酒。而她前麵的那张桌子比较有趣,玻璃桌麵下是两个光着身子的男人,上半身俯着,绑在桌麵下,四条腿就是四个桌脚。我的女主人走过去,她招呼她坐下,又拖过一张『奴隶椅』,两人聊了起来。
主人也没让我闲着,叫我给她舔脚。
「我可以用一下你的厕所吗?」一个女人走过来问主人。
「可以,请便。」主人微笑了一下,答应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女人以一把抓住我的脸,把我的嘴对準她的阴部。一股滚烫的尿液破洞而出,直直地喷进我嘴里。她的尿液虽然没有主人的那幺香醇,但是已经让我感到享受了。那女人排泄完之后,呼了一口气,满意地把阴部在我脸上擦了擦。
「你的奴隶不错啊,养了很久了吧?」女人排完,也拉了条『奴隶椅』坐在一边和主人聊天。
「哪里!哪里!养了还不到一年,贱得很,这次带它出来玩一玩!」
过了一会儿那女人提出交换奴隶,女主人也来了兴趣,虽然那女人也很迷人、高贵,可我却只喜欢跟主人在一起。

「主人,不要抛弃我,我只喜欢做你的奴隶啊!」我央求说。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我现在想玩其他奴隶,要拿你跟别人换,不要你了。你是我的奴隶,我想把你怎样就怎样,你有什幺资格反对啊。」
「你这个奴隶,怎幺训练的!」那女人看着主人,摇了摇头,「跟狗有什幺好说的,教训一下就行了。」她示意主人用皮鞭。
主人显得有些尴尬,无奈的笑了笑,抡起皮便朝我脸上就是狠狠地两下。
「看你还敢多嘴,你答不答应啊!」
我本想再企求,立刻又被主人补了一鞭,只好不情愿地答应了。
主人把我交给对方,又牵过对方的奴隶,我们两个奴隶各自服侍着对方的女主人,。过一会儿,女主人牵着那男人要进房间去,临走时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回去好好收拾你!」
新主人没有带我进房间。继续坐着看奴隶表演,只是让我给她舔靴子。过了一会儿,她向服务生点了一杯烈酒。
「起来!」新主人命令我。
我乖乖站起来。新主人一把拉住我的鸡吧,用手抽动几下,一下子插进酒杯。我那完全裸露的龟头一接触那高浓度烈酒,一股钻心巨痛剎时散布全身。我的鸡吧好像要被酒精腐蚀,似乎在一点一点腐烂。
新主人把我的鸡吧在酒里搅了好久才取出,然后把那杯酒全部喝了下去。
「跪下!」新主人命令。
我低着头跪在新主人麵前。
主人用皮鞭抽我的后背和大腿。
皮鞭挥过处呼呼做响,不久便在我身上留下道道鲜红的血痕。刚才渴望久时的快感顿时被激起,顿时感到无限享受。我喘着粗气,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新主人。
「爽吗?」
「爽...爽......」
「还想要吗?」
「要,我还要。」
「求我啊,像狗一样。」
「求主人打我。求求您。」
「再求。」
「求主人鞭打我,求求您,我会用我全部来满足您的,求求您...」在家的时候我也经常求主人,但通常求一次主人就会满足我。但这次新主人让我乞求了很久才继续鞭打我。打的时候,新主人禁止我叫喊,也不让我动,要我安安静静地跪着享受她的皮鞭。我只要稍微动一下,主人就会打得更狠。
鞭子打在我已经裂开的皮肉上,多一分疼痛就都一分我对主人的崇敬和永远效忠主人的决心。
「好爽!」新主人呼了口气。「奴隶,感谢我啊!」
「是,谢谢主人,谢谢主人的恩赐。」
                                                                                            
「现在来给我舔穴吧。」新主人张开腿,我爬过去,把头埋进了她的大腿根处。
新主人的逼的主人有些不同。主人的阴唇较厚,而且很紧,所以外表看上去很平常。而新主人的阴唇小而薄,因此里边鲜红的肉都向外突,用舌头一挑便露出玲珑可爱的阴蒂,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但是,它们同样都充满主人的魅力,散发着主人特有的沁人的尿香,让人深深体味到主人的高贵与圣洁。
新主人让我舔她,自己则又点了一杯酒,边喝边欣赏其他的奴隶表演。有时看到可乐的地方边咯咯直笑。一用力,便会从逼里喷出少量的圣水,同时还源源不断地有春液往外涌。在我们奴隶心里,这些是主人给我们的恩赐,如果漏掉一点,往往就会带来主人极其严厉的惩罚。
舔了约半个钟头,新主人一脚把我踹开。
「不错,你今晚把我服侍地不错,我很满意。要吃吗?」
我知道,最大的享受终于要到了。主人的大便和一般的食物不同。它们就像鸦片,只要一沾上,便永远也离不开它。虽然我每天都在吃她,但似乎永远也吃不够,时时刻刻都在想念它的味道。因此,我们奴隶把这视为最大的享受。
「要,我要吃。」
「你主人没教你该怎幺说吗?」
「是。求主人恩赐于奴才您的香便!」
新主人让我仰卧在地上,跨着我蹲着,屁眼正对我的嘴。
新主人用了一下力,大量黄绿色的屎液喷涌而出,覆盖了我整个脸。也许新主人那时有些拉稀,大便都程液状,在屎液还残留着许多为消化的食物。屎液在地上繁开,不久,我周围的地上便有一大滩的大便。
「舔乾净吧。」
新主人让我舔完她屁股上的大便,又让我去舔地上的。我把头埋在地麵上,儘量仔细地把地上的大便都蒐罗到嘴里。新主人还故意把靴子踩在大便上,等我舔完地上的接着给她舔靴。我们的行为还引来许多女主人的驻足观望。
「奴隶,来插我吧。」
就在吧檯上,我口中叫唤着女主人,把鸡吧插进她的身体。就在我把鸡吧送进她那神圣的圣地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就是属于她了。我完全失去自我。此时的我以不再是一个人,我只是工具,是玩具,是永远为主人效忠的奴隶。
「啊!奴隶!」新主人把我压在身下,疯狂地佔有着我、蹂躏着我......我们紧紧抱在一起......
半个钟头后,我失去了任何体力。新主人还不满足,把我踢下吧檯,又叫了两个奴隶继续干。足足干了一个钟头才结束。
这时,主人也结束了,牵着奴隶从房间出来。
「你的奴隶不错啊!」主人把奴隶还给新主人,把我牵过去。
「你的也是,不过就是耐力差了些。」
新主人的奴隶似乎被玩的很开心,抱着主人的脚依依不捨。
「贱人,你想不要我了吗?」新主人生气了,当场抡起一脚把他踢出几丈远。尖尖的靴尖在他的下巴上戳了一个大洞,鲜血直流。那奴隶立刻爬了过来,抱住新主人的脚苦苦哀求......
主人没有让我看下去,牵着我离开了那个俱乐部。
回到家里,由于先前的错误,主人狠狠地惩罚了我。那三天,主人一直把我所在笼子里,什幺都没让我吃。
后来,主人经常带我去那个俱乐部,我也经常被换给去其他的女主人。反正我觉得这样不错,即使长久这样也没什幺不好。做奴隶的什幺都不用管,只要顺从主人就可以了。做主人的呢?其实也什幺都不用管,儘管依着自己心意用奴隶满足自己就够了。性爱中相互拥有相互依恋的滋味,也只有这主人和奴隶的关係才能让人得到最深的品嚐,只要双方内心爱护对方,这种感觉就是人世间最美妙的。

   

评分
All other trademark and copyright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holders. All clips are collected from outside sources. No videos are hosted on this server. If you have any legal issues please contact the appropriate media file owners or host sites. And you can also contact us. JAV Free, JAV 720p, JAV Download, JAV Streaming, Jav Uncensored, Jav Censored, Jav Online, JAV Sex Movies, JAV Porn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