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狂乱【上】


西方诸国同盟——大国布雷斯特领地,红塘镇。

王都克尔迪拉克:布雷斯特的首都,封建骑士的发源地之一,来自诸国的年青骑士,采邑骑士,自由骑士都会聚集于此,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在马背上展示自已的勇气和风采。为了名誉,财富,或者一段浪漫的爱情,也有可能仅仅是为了完成自已心中的梦想,总而言之,王都克尔迪拉克是名副其实的骑士之都。

红塘镇是临近王都的一处城镇,由于依山而建,整个城镇显得宁静和清楚。

红塘镇并非布雷斯特的重镇,其商业也不发达,可以说是一座小城镇。不过由于邻近王都的关系,经常会有来自于王都的各色人士驻足于此,作为歇息的落脚点。

来自于王都的女骑士,魔法剑——轰炎魔剑拥有者,女骑士克里斯来访于此。

自从魔性森林事件之后,克里斯回到了王都,在王子的好意之下,她重回了伯爵小姐的身份,目前处于长期休假之中。克里斯拜访了这里的某处民宅,那里住着曾经的知名人物。‘丽影的布吉娅’,布雷斯特着名的女骑士,关于这个人物有许多故事,曾经的布吉娅是假扮成男性加入了布雷斯特的皇家骑士团,并立下辉煌的战功。直到暴露了自已的性别之前,人们都以为布吉娅只是一个长得秀美的年轻男性。她身披盔甲,纵横战场,直到某一天在河中洗澡的时候,才被揭穿了真实的身份。之后布吉娅被配属到绿水河的圣教国,作为军事外交的一部分驻守于圣都,直到黑之潮到来。

黑之潮,哪怕是在魔族之中也极少听闻的禁断之语。在奥鲁希斯的历史上,黑之潮只在各个纪元分别出现过一次,那是魔族的盛宴。当黑之潮开始之日,始源魔主将会从地渊中醒来,它是最强最初的魔主,神话时代的魔界至尊,当它苏醒之时,大陆上所有的魔族都会得到绝大的力量,世界各处都会开启连接魔界与地上界的通道,魔界的大军将会如海潮一般席卷所有的生灵,故称之为‘黑潮’。

黑之潮是地上所有生灵的恶梦,但极少有生灵知道黑之潮来临之日。遵从着魔界的预言,黑潮之时在奥鲁希斯的第五纪元,也就是当今战乱的时代悄无生息地开启了,各个王国,帝国,各个种族领地内立刻出现肆虐的魔族,然而正当魔界的君主们准备大举侵攻的时候,黑之潮突然之间消失了,本该存在整整一个世纪的黑暗时代,却提早结束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是谁拯救了这片大地。

然而,即使只是存在了很短的时候,黑之潮仍然给各大王国带来了极大的灾难。绿水河北岸诸国之中,以崇拜圣女神艾露妮为主要信仰的诸国林立,而其中圣女神教中心的教国‘艾露特恩’,虽然领土不大,但却是周围圣女神信仰的诸国宗教核心。以女教皇为首的圣教国,在绿水河北岸有着极大的影响力,然而随着黑潮之日开启,大量魔族涌入毫无防备的圣教国,教国陷落。

黑之潮毁灭了圣教国,包括诸多来自于西方同盟的军事组织,比如同为大国的拉莫斯比娅白骑士团,大量的成员战死或被俘于魔族。当人们都以为布吉娅也牺牲在黑之潮中时,数月之后,女骑士回到了她的祖国,但坚持辞去了骑士团员的身份,隐居于红塘镇。

“好久没见了,看到你没事我真的很高兴。”同为女骑士的克里斯,坐在对方的家里,探望对方,“我听到了很多关于黑之潮的传闻,幸好你回来了。不过,你真的坚持不再回来了吗,王子最近还提起了你,骑士团少了你是一大损失啊。”

“伯爵小姐,谢谢你的关心,也代我回谢王子殿下。”布吉娅摇了摇头,“不过,我已经决定不再回去了,战场已经不适合我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也就不勉强了。”克里斯笑着站起来,“谢谢你的款待,那我先走了,我还要去见一见领主。”

克里斯站起来,临走之后看了布吉娅一眼。克里斯是宫庭骑士,并不属于皇家骑士团,但她也见过这位知名的女骑士。哪位是被揭穿身份之后,布吉娅也总是一身戎装,但此时的布吉娅却穿得格外清爽。其实以克里斯的角度来说,是有点太暴露了。从前总是穿着皮裤子的布吉娅,这时候却穿着一条非常短的裙子,是的,非常短。将女骑士健美的修长大腿完全暴露出来,一直到大腿根部。克里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穿,哪怕是同为美女的她,也觉得布吉娅这样暴露自已有些放荡,但她并不想这么评价这位知名的女骑士。

“布吉娅,你的新打扮……很漂亮。”克里斯愣了一愣,换了一种说法。不过也忍不住看了一眼对方的美腿,毕竟布吉娅的腿太漂亮了。修长而且匀称,白皙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面,格外引人注目。

“谢谢你。”布吉娅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目送克里斯离开。直到确认伯爵小姐走了之后,女骑士才长呼一口气。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住,布吉娅坐在椅子上,然后慢慢地,分开了本来就很短的裙子。裙子掉落在地上,只见布吉娅女性的下半身竟然有一根类似于男性的阳具,仔细看又有所不同,这阳具非常纤细敏感,取代了阴蒂,长在胯下。

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当时黑之潮中,她与圣教国的战士们坚持到了最后,并没有逃脱。本来一心以为会死的布吉娅,却后悔那些恶魔的所作所为。整个圣教国成为了一个沉沦的国度,女性战士被轮 奸,凌辱甚至肉体改造。如果说肉体上的痛苦她能承受的话,这种恶魔般的改造却让她精神崩溃。拟态涡虫寄生在她的阴蒂之上,然后形成了一个类似于男性阳具的东西。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挺起来,而且非常敏感,轻微的接触就会带来无尽的快感,让她双腿酥软,无法站立。事实上,布吉娅已经无法正常战斗了,一旦激烈运动让她的阴蒂触碰到任何东西就会因为快感而失去力量,同时她也无法再穿任何裤子了,只有这样才能确保阳具不接触到任何东西。

地狱般的生活,人们以她的阳具作为取乐的工具,在日日夜夜的高潮射精之后。布吉娅终于找到了机会,她逃出了沦陷的圣教国,最终回到了她的祖国,布雷斯特。但改造过后的身体已经无法战斗,同时她也不得不让自已的下体保持真空,因为布吉娅发现,哪怕没有接触,但长裙也会让阳具有所反应,只有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才能让这种瘙痒感消去。

于是,这就是她为什么要穿着这种超短裙的关系,生活中必须要外出或见人的时候,布吉娅就会穿着这样的短裙出来。如果在家里的话,她就会解放自已,让下半身的阳具解放出来。女骑士坐在床上,红着脸躺下去,然后一只手握住阳具,相比男性的阳具要纤弱许多,而且非常敏感。只要轻轻一碰,女骑士就感觉到一阵快感涌过全身。

布吉娅赤裸着下半身,用一只手握紧阳具,慢慢套弄。女骑士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来自于其中的快感开始占据她的全身,布吉娅娇躯微颤,双腿向两边张开。

“啊,啊,啊!!!”布吉娅又气又恨,她必须每天进行几次自慰才能让积展在上面的瘙痒感释放出去,这变成了她每天的日常。女骑士躺在床上,一只手握着乳房,一只手握着阳具,不断自慰,达到高潮。

为了避免尴尬,布吉娅现在开始总是在晚上人少的时候出门,这也是她为什么离开王都,选择在僻静的红塘镇生活的原因。

“布吉娅,你总是晚上出门啊。”店铺的大妈关店的时候,笑着对女骑士说。

布吉娅也只能微笑着回礼。正在此时,不远于发生尖叫,女骑士转过身,原来一个卑贱的小偷正偷了其中一个人的钱财,从她身边跑过。飞快跑过的风掀起了女骑士的裙子,本来就不长的裙子掀开,将她最不愿暴露出来的部位暴露在外,布吉娅立刻按住裙子前方。但后裙部分却又掀起,完全真空状态的下体,毫无保留。

周围男人吹起了口哨声,但布吉娅认为在夜之中,他们应该看不到什么。源自于骑士的正义感本能让布吉娅飞步追上去,但对方跑得很快,跟了几个街巷才在一个角落里抓住了对方。

“站住,把你偷的东西还回来!”布吉娅气喘吁吁抓住对方,但没料到小偷的眼神正盯着自已的下体。女骑士这才意识到,超短裙在激烈的奔跑之下,掀了起来,完全真空的下体正巧被小偷看到了。

“不要看这里!”被男性看到下体,立刻发生羞耻感和兴奋感,无意识之间让她的假阳具挺了起来,从裙子下面硬起来,穿过裙子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中。

“不,不好!”布吉娅立刻脸红了,她连忙松开抓住小偷的手,去按住裙子。

这时候,周围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布吉娅,你在这里干什么?”那是她的邻居,女骑士紧张地想躲起来,却发现周围无处可躲。邻居好奇地走过来,然后愣住了,只看到原本美艳的女邻居,这时候下半身几乎是完全赤裸的,超短的裙子下面,竟然挺着一根男性的肉棒。

“不,不要看!!”布吉娅立刻羞红了脸,她也顾不得身边的小偷,捂住裙子就往旁边跑。但看到这一切的不止一个人。还有街对面的酒店老板,也正睁大眼睛看着她,这让她更羞耻了。布吉娅想往回跑,但这是死路,根本没有往回跑的余地。就这样被邻居看到自已挺着肉棒的样子,让布吉娅羞耻得想要撞墙。

“这是怎么回事?”男人问他的女邻居。

“没,没有什么,这只是……”布吉娅羞得语无伦次。

“你怎么会有男人的东西。”好色的邻居看呆了,他本来一直垂涎美貌的女邻居,特别她还是单身居住的。但听说对方曾经是个女骑士之后,就不敢有所举动,但这一次,布吉娅就这样挺着阳具在自已眼前不知所措的样子,让他色心大起。

“不,不要说出来,请千万不要说出来。”女骑士哀求起来。

“那么,让我看看。”这时候,另一边的酒店老板抢先走过来,他同样带着淫笑接近布吉娅,看着那坚挺的女性阳具,然后伸出了手……“不要!!”这时候,布吉娅鼓起力气将酒店老板推开。如果,如果是曾经的话,这种男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但现在强烈的快感让她几乎全身无力。更让她害怕的是,因为羞耻而兴奋起来的阳具,已经硬邦邦的,布吉娅可以感受到快要到了射精的时刻。

于是她用尽力气冲出去,一路狂奔。但她只听到身后,邻居的声音响起来:

“快,这里有小偷,快来人!”

“这,不是我!”布吉娅最害怕的情况到来了,好色心的邻居发现了她的弱点。邻居开始叫人,很快就有人响应,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是,她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围捕的人变成了她,布吉娅在一处街角与一个男人撞个正着,对方正直瞪瞪地看着她挺立起来的肉棒。于是布吉娅赶紧往回跑,肉棒上的快感越来越大,几乎到了临界点,这种因为极度羞耻而产生的快感让她几乎崩溃。

终于,女骑士被堵在一处墙角,她回过头,看到有三,四个男人堵在外面,其中有一个就是她的邻居。其它人,一个桥下的流浪汉,一个画家,一个卫兵,他们都是认识她的人。但现在,所有男人都将目光朝向一个地方。

“不,不,不,不要看,求求你们,不要看。”女骑士拼命想要捂住裙子,但已经硬起来的阳具根本就挡不住,直挺挺地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上。布吉娅不断摇头,最让她害怕的事情正在发生,她已经无法阻止快感的迸发,在绝望之中,男人的注视之下,布吉娅高潮射精了。大量的精液不断向外射去,而她本人也崩溃在当场。

曾经的女骑士就这样呆呆地靠在墙上,不断向外射精,同时身体向下滑去,崩倒在地上。但她射出的精液,还在向外喷发。

……

“如果不想你的秘密让更多的人知道的话,就来这里。”第二天,一封信投进了女骑士的信箱。布吉娅明白,她恐怕再也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昨天,好像发生了一场偷盗案。”克里斯在女领主莉蒂西娅的房间里,和她共进早餐。女领主莉蒂西娅,她的父亲曾经是布雷斯特王宫的宫庭魔术师。黑之潮事件之中,莉蒂西娅正和她的父亲留任于圣教国,随后黑之潮发生。几个月之后,莉蒂西娅归国,但她的父亲已经死亡,为了记念她的父亲。当今布雷斯特国王,卡恩将红塘镇授予了女儿莉蒂西娅,由她出任镇长。

“恩,我也听说了,但最后并没有找到小偷是谁。”女镇长优雅地用丝巾抹了抹嘴,“不过,我会彻查这件事的。”

“说起来,克里斯,你不是想要去红色湖塘吗,毕竟这是镇子名字的由来。”

女镇长的语气好像有点催促,有点要赶对方走的样子。

“呃,是的,不过现在是不是有点早。”克里斯也很奇怪对方的语气,留任宫庭魔术师期间,她们是好朋友,但这一次来访,虽然莉蒂西雅仍然友善,然而语气中总有希望她离开的样子。就连留宿在她家这种事情,她勉强才同意,这让克里斯有点奇怪。

不过伯爵小姐不打算深入细想,或许对方真的有什么不便的地方吧。于是克里斯就点了点头,起身离开。目送好友离开之后,莉蒂西雅才长长吐了口气。

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堂堂的女领主竟然弯下腰,然后趴在地上,像狗一样爬上楼梯。没有人知道莉蒂西娅在黑之潮事件中发生了什么。但她自已明白,她已经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被犬化改造过后的身体,让她无法长时间站立。

虽然可以勉强直立行走一些时间,但这非常痛苦,被改造过后的骨骼只适应像狗一样爬行,所以一旦没有人的时候,女领主就会偷偷地弯下腰,趴在地上来行动,因为这样才能让她感到轻松。

就连排泄的时候也是。女领主独自一个人慢慢爬到厕所间,然后抬起一条腿,高高翘起,像一条真正的母狗一般,将尿液排泄出来。

莉蒂西娅吐了一口气,她放下腿,开始手脚并用,一点点爬上楼梯,来到她的办公室。今天的行程让她皱着眉,因为有一场仪式需要她参加,这就意味着她必须在外面站很久。

西方诸国同盟——大国布雷斯特领地,红塘镇。

王都克尔迪拉克:布雷斯特的首都,封建骑士的发源地之一,来自诸国的年青骑士,采邑骑士,自由骑士都会聚集于此,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在马背上展示自已的勇气和风采。为了名誉,财富,或者一段浪漫的爱情,也有可能仅仅是为了完成自已心中的梦想,总而言之,王都克尔迪拉克是名副其实的骑士之都。

红塘镇是临近王都的一处城镇,由于依山而建,整个城镇显得宁静和清楚。

红塘镇并非布雷斯特的重镇,其商业也不发达,可以说是一座小城镇。不过由于邻近王都的关系,经常会有来自于王都的各色人士驻足于此,作为歇息的落脚点。

镇长大厅,粉红长发,纯美智性的女镇长正接见一名来自于王都的好友,魔剑女骑士——克里斯。伯爵之女,当今王储雷恩的好友,来自于王都的女骑士,魔法剑——轰炎魔剑拥有者。

自从魔性森林事件之后,克里斯回到了王都,在王子的好意之下,她重回了伯爵小姐的身份,目前处于长期休假之中。克里斯拜访了这里的女镇长,莉蒂西娅。拥有修长身段的莉蒂西娅曾经和她的父亲一样,是一名宫庭魔法师。作为国王的随从,莉蒂西娅和她的父亲拥有颇高的名望,他们给予国王建议,受到尊敬。

直到黑之潮的到来。

黑之潮,哪怕是在魔族之中也极少听闻的禁断之语。在奥鲁希斯的历史上,黑之潮只在各个纪元分别出现过一次,那是魔族的盛宴。当黑之潮开始之日,始源魔主将会从地渊中醒来,它是最强最初的魔主,神话时代的魔界至尊,当它苏醒之时,大陆上所有的魔族都会得到绝大的力量,世界各处都会开启连接魔界与地上界的通道,魔界的大军将会如海潮一般席卷所有的生灵,故称之为『黑潮』。

黑之潮是地上所有生灵的恶梦,但极少有生灵知道黑之潮来临之日。遵从着魔界的预言,黑潮之时在奥鲁希斯的第五纪元,也就是当今战乱的时代悄无生息地开启了,各个王国,帝国,各个种族领地内立刻出现肆虐的魔族,然而正当魔界的君主们准备大举侵攻的时候,黑之潮突然之间消失了,本该存在整整一个世纪的黑暗时代,却提早结束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是谁拯救了这片大地。

然而,即使只是存在了很短的时候,黑之潮仍然给各大王国带来了极大的灾难。绿水河北岸诸国之中,以崇拜圣女神艾露妮为主要信仰的诸国林立,而其中圣女神教中心的教国『艾露特恩』,虽然领土不大,但却是周围圣女神信仰的诸国宗教核心。以女教皇为首的圣教国,在绿水河北岸有着极大的影响力,然而随着黑潮之日开启,大量魔族涌入毫无防备的圣教国,教国陷落。

莉蒂西娅和她的父亲当时正出访于圣教国,随着整个国家一起被黑之潮所淹没。直到所有人都认识他们已经死亡的时候,莉蒂娅娅回到了国家,同时带来了父亲的死讯。莉蒂西娅的父亲是个出色的内政官,欣喜的王子将红塘镇赐于了年轻的女儿,以宽慰那位已故的宫庭魔法师。

「我们聊了好久以前的事情呢,你能回来真好。」克里斯同女镇长以前就是好朋友,好友的归来让伯爵小姐十分欣慰。

「我也没想到我能活着回来。」莉蒂西娅若有所指地顿了一顿,用刀叉刺着盘中的食物,并没有看着伯爵小姐的眼睛,好像在回避着什么似的。

「昨天,好像发生了一场偷盗案。」克里斯在女领主莉蒂西娅的房间里,和她共进早餐。女领主莉蒂西娅,她的父亲曾经是布雷斯特王宫的宫庭魔术师。黑之潮事件之中,莉蒂西娅正和她的父亲留任于圣教国,随后黑之潮发生。几个月之后,莉蒂西娅归国,但她的父亲已经死亡,为了记念她的父亲。当今布雷斯特国王,卡恩将红塘镇授予了女儿莉蒂西娅,由她出任镇长。

「恩,我也听说了,但最后并没有找到小偷是谁。」女镇长优雅地用丝巾抹了抹嘴,「不过,我会彻查这件事的。」「说起来,克里斯,你不是想要去红色湖塘吗,毕竟这是镇子名字的由来。」女镇长的语气好像有点催促,有点要赶对方走的样子。

「呃,是的,不过现在是不是有点早。」克里斯也很奇怪对方的语气,留任宫庭魔订师期间,她们是好朋友,但这一次来访,虽然莉蒂西雅仍然友善,然而语气中总要希望她离开的样子。就连留宿在她家这种事情,她勉强才同意,这让克里斯有点奇怪。

不过伯爵小姐不打算深入细想,或许对方真的有什么不便的地方吧。于是克里斯就点了点头,起身离开。目送好友离开之后,莉蒂西雅才长长吐了口气。

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堂堂的女领主竟然弯下腰,然后趴在地方,像狗一样爬上楼梯。没有人知道莉蒂西娅在黑之潮事件中发生了什么。但她自已明白,她已经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被犬化改造过后的身体,让她无法长时间站立。

虽然可以勉强直立行走一些时间,但这非常痛苦,被改造过后的骨格只适应像狗一样爬行,所以一旦没有人的时候,女领主就会偷偷地弯下腰,趴在地上来行动,因为这样才能让她感到轻松。

就连排泄的时候也是。女领主独自一个人慢慢爬到厕所间,然后抬起一条腿,高高翘起,像一条真正的母狗一般,将尿液排泄出来。

莉蒂西娅吐了一口气,她放下腿,开始手脚并用,一点点爬上楼梯,来到她的办公室。今天的行程让她皱着眉,因为有一场仪式需要她参加,这就意味着她必须在外面站很久。

大地母神是整个西方诸国同盟的民间信仰,信仰地母神的人们有着庆丰收的习俗。按照惯例,丰收庆典的当天,必须要有一个主持人,通常是德高望重的长辈,或是受人爱戴的人,在地母神神官的祝福之下,主持庆典。而作为镇长,今年的丰收庆典当然是由她来担当。

女镇长穿着一套类似于神官服的袍子,在地母神的神官祝福之下,来到台上。

将丰收的麦穗洒在民众的头上,这是一个欢庆的盛典。通常来说,盛典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劳作了一年的人们需要整整一天来庆祝。人们在广场上喝着谷物酿成的酒,吃着他们亲手劳作的食物所制成的面包,享受着一整天的愉悦。

但莉蒂西娅可没有这么享受了,被改造过后的身体让她无法长时间站立,甚至坐着也仅仅只是缓解一时的痛苦,身体的本能让她趴下来,像条真正的母狗一样趴在地下,四脚着地。但她不能,她是父亲的女儿,红塘镇的女市长,必须以端庄的形象示人,绝不能让人知道现在她现在的样子。

幸好,作为一名镇长,她有自由的权利。随便找了个理由,莉蒂西娅就偷偷一个人爬后屋子后面,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女镇长担心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之后,才慢慢趴下去,趴在地上,像母狗般四脚着地。只能这样才能让她的身体整到舒适。

轻轻走了几步,身后就转来了好友的声音:「莉蒂西娅,你在吗?」还没有让身体得到舒缓的女镇长立刻慌乱地站起来,这时候克里斯出现在她身后。伯爵小姐看着好友身上的衣服凌乱,有些奇怪:「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今天你是主持人啊,怎么一个人躲起来了,衣服还有这么乱。」「没,没有……」莉蒂西娅赶紧整理了一下裙子,「我只是在思念我的父亲,想一个人静一静。」「喔,这样啊。」克里斯耸了耸肩,没有在意。

「对了,刚才我看到布吉娅了,你不去和她打声招呼吗?」女镇长努力找理由支开好友。克里斯点了点头,转身离去,看着好朋友消失的身影。莉蒂西娅长呼了一口气,继续趴下去,像母狗一样活动身体。

「如果,如果你再动手的话,我就……啊!!」布吉娅在一处树下,被她的邻居搂着腰。女骑士虽然满脸怒容,但却不敢反抗。只能任凭身边的男人掀开她的裙子,一只手握住她的女性阳具,不断戏弄。

「哈哈,恨不得杀了我是吗?」男人完全不害怕,「其实你很容易就能杀掉我,但是你敢吗,这里是红塘镇,不是喧闹的王都,一旦发生恶性事情立刻就会有人来查,那时候你的秘密就曝光了。」「你太卑鄙了!」女骑士恨恨地瞪了男人一眼,但敏感的肉棒被男人一挑逗就立刻全身软了下来,没有力气。作为曾经的女骑士,她甚至鼓起勇气挥刀自宫,但由软体生物构成的拟态涡虫被切掉一部分,仍然会再生,对于宿主来说,只是徒增痛苦而已。

「乖乖地听我话,不要想动什么脑筋,现在不止我一个人知道你的秘密,一旦我们之中有人出了事,你的秘密就会立刻让全镇的人知道,你也不想这样吧?」男人搂住女骑士,在她充满恨意的脸上亲了亲。

这时候,克里斯的声音响起来了。

「布吉娅,你怎么在这里?」伯爵小姐冲着女骑士走过来。「这位先生是谁?」「他是我的……啊!!」布吉娅说到一半,突然间双腿一软,原来男人用力抓住她的阳具就是一抓,幸好当中隔了一个桌子,而且天色已晚,克里斯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我是说,他是我的,爱人……我们正在……」「啊,我不知道,抱歉。」伯爵小姐红着脸,带着歉意跑开了。

「干得不错啊,布吉娅,不过这里还是太危险了,到我的房间里去吧。」边说完,边搂着女骑士消失在夜色之中。

「终于,结束了。」女镇长带着疲倦的声音,宣布庆宴结束。然后她支开其它人,独自一个人偷偷跑到没有人迹的小巷。左顾右盼,确认没有人之后,才放心地趴下来,开始爬行。就好像狗一样,莉蒂西娅每天不外出趴行一些时间,就会全身不舒服。今天也是如此,端庄的女镇长穿着象征丰收的神官袍在夜色之下一个人慢慢爬行,如果被人看到,必然会引起骚乱。

庆典期间喝了太多的水,这让莉蒂西娅想要排尿。眼看着周围没有人,女镇长就慢慢爬到一处幽暗的角落,然后分开双腿,将其中一条腿高高翘起。尿道一阵放松,女镇长闭上眼睛,享受着放尿的舒缓,尿液从尿道中排出,在夜色之中划出一道水痕,滴到地上。

正当莉蒂西娅放心排尿的时候,突然之间,她感觉到了周围的一丝异样。女镇长浑身一颤,原来黑夜之中,有一双眼睛正盯着她看。原来有一个流浪者正蹲在角落里,这让女镇长没有发现。只见这个流浪者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一个高贵的女性竟然学着母狗的样子在放尿,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但莉蒂西娅已经羞红了脸,她不顾一切,手脚并用地转过身,就朝外面飞奔而起。被改造过后的身体已经无法适应双腿奔跑,而是擅长手脚并用的奔跑方式。

女镇长飞快的跑过一个街区,确认没有发现她之后,才慢慢站起来。

「小姐,看来没有我们还是不行呢?」莉蒂西娅心中一颤,这个声音来自她的仆人。但自从发现了她的真相之后,原来的仆人和主人改变了立场。几个胆大的仆人以此为威胁,反而将他们的镇长当成玩物。为了不让自已的秘密被发现,同时作为交换的代价,仆人们会每天将她带出去溜狗,负责看护周围,让她不被别人发现,就这样镇长和仆人之间达成了这种协议。

女仆拿着一个狗用的颈圈,走到女镇长面前。莉蒂西娅顺从地低下头,让女仆将带着链子的项圈戴上,然后有男仆走到女镇长的身后。掀起了她的裙子,法袍之下是完全赤裸的,同时屁股上还塞着一个用来插狗尾的栓。

「啊,这件法袍真不错呢,很贵的吧。」女仆示意她的同伴将女镇长的衣服扒下来。面对这一切,莉蒂西娅也默然的接受了。在夜色之中,高贵端庄的女镇长在男仆的七手八脚之下脱光全身,趴在地上,屁股里也插上了狗尾巴。

「这件衣服穿在我身上怎么样?」女仆得意地展示了一下自已的身材,这种仆人变主人的反差让她十分得意。而男仆则满足于将漂亮的女主人牵着溜大街的快感,其间还时不时在女镇长的美臀上拍打几下,将臀肉打得颤抖起来,同时还摇着尾巴的样子非常诱人。

「来,小姐,把这个捡回来。」女仆穿上莉蒂西娅的法袍,将早就准备好的毛球向前一扔,扔到中间的大道上去。虽然是晚上,但还没有到深夜,这寂静的小道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正当莉蒂西娅迟疑的时候,臀部又挨了一巴掌。

「快去捡啊,如果你不想做母狗的话,我们也不会帮你。」这是一种胁迫,讽刺的事,莉蒂西娅如今不得不依靠这些反叛的仆人来帮助她掩人耳目。无奈的女镇长只能撒开四肢,跑在路中央。虽然红塘镇是小镇,但路上仍然有灯火,也会有巡夜人将油火添上。这让大道变得十分危险,时刻都会有人前来。

不仅如此,莉蒂西娅发现她找不到毛球了,可能是滚到了远方的摊位下面。

女镇长无助地看了仆人一眼,对方的眼神让她明白了自已的处境。她只能将头伸到那个原本是摊着谷物摊位的木车下面,然后焦急的寻找。

那个毛球滚到了深处,这让莉蒂西娅找回来很吃力。她不得不将整个头伸到车下面,雪白的臀部就这样暴露在灯火之下。正当她快要找回毛球的时候,突然之间,后面响起了一个罐子破碎的声音。

原来女仆得意之下,不小心将身边居民放在外面的罐子打碎了。立刻引来了房间中主人的声音。

「是什么人,小偷吗?」房间的主人大喊起来。这一喊让莉蒂西娅慌了神,她急着站起来,却不料那个木车不稳,一下子将整个车顶翻了过来,引起了更大的响声。很快就有巡夜人的声音传来。

「小偷,哪里有小偷!」人们的呼喊声从远方传来。眼看着人们在这里靠近,害怕被人发现真相的女镇长急得不顾一切飞奔起来,她撒开四肢在夜色之中奔跑起来。

「这,这里,是个女人?」有人发现了她。

「她是小偷?」但立刻就有人愣住了,他们只看到一个赤裸的光屁股美女,还戴着狗圈和狗尾巴在逃窜。可惜没有看清楚这是谁,但无论是小偷也好,不是小偷也好,这样一个光屁股美女在镇上四肢奔跑的样子实在让人好奇,他们呼朋引伴,从四面八方围捕起来。

可怜的女镇长为了不被发现,只能更加拼命奔跑,像一条真正的母狗一样用尽全力,在自已的镇子上逃窜,这一切即嘲讽又淫荡。

「昨天,听说又有小偷的案件了。」伯爵小姐在镇长家里坐客,有些奇怪的语气,「竟然连续两天都有小偷,而且最终都没有抓到。这里的治安这么差吗?」「不,我想,没有吧,我会调查的。」莉蒂西娅看了一眼周围的仆人,没有继续接话。

端庄的女镇长,还有沉默的仆人,一切都是如此的正常。克里斯耸了耸肩,继续吃饭。期间伯爵小姐想到了昨天晚上看到的布吉娅,没有想到像她这样的女骑士竟然找到这样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看起与她是如此的不配……克里斯敲了敲自已的脑袋,毕竟这是她自已的选择,别人又能说什么呢?

「这里,就是无法的都市,亚塞斯,罪恶之城」这是一个美丽的女性魔法师。她有着东方美女的血统,身上穿着的却是正统的魔法长袍,经过剪裁之后,将她凹凸的致的身材完全展现出来。不过最吸上人的,莫过于她胸前的巨乳,那巨乳似乎已经超过正常人的尺寸,使者女魔法师走路的时候,必须用双手托在下面才能行走。更让人吃惊的时,胸前的法袍已经湿了,将乳头的轮廓展露出来,如果仔细看的话,让人不免想到,那对饱满的巨乳似乎是在无时无刻分泌着乳汁。

女法师一个人托在双乳下面,缓步走在破败的大街上,用一种难以理解的眼神环视着这片她所在的土地。这是一座被一种颓败气息所笼罩的城市。满地的垃圾,墙上的血渍和随处可见的争吵声仿佛充斥了这里的一切。这里就是被称为无法无天的城市——亚塞斯,位于绿水河北岸荒芜的山野之中,一个由流亡者组成的城市。

最早,这座城市是由因为战乱而流离失所的人们建立起来的庇护所,流民们在这边交通不便的山野之中安家,然后定居起来。然而,这里能够逃过绿水河各城镇的搜寻,却无法避开强盗们的耳目,一场惨烈的突袭之后,亚塞斯被攻占了,成为了强盗们的城市。然后强盗们开始为了各自的利益厮杀,城市中的势力分分合合许多年,接着是周围逃亡者,败残兵纷纷加入,几十年来各自各样的团伙入驻于此,将这里发展成为一个恶贯满盈的人们的聚集地。

「嘿嘿,小妞长得不错啊,有没有兴趣和老子出去玩玩?」一个男人的巨手突然从路边伸过来,不过女孩轻巧地转过一个身就跳开了。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几乎随时都会发生,走过阴暗的内道上,到处都能看见坦胸露乳,身着超低胸的妓女,一口抽着大烟一边招揽客户的情景,她们的神态放荡而充满不屑,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一样。再走进深处一点,小道内遍布着性交,吸毒和械斗的男男女女,每个人的神情都是这么淡漠而又习以为常。

女法师穿过小道,来到前方的大街上。还没有走出多远,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就从不远处的街道旁传来,巨大的火光和烟雾从中升起,将整个街道吞噬燃尽。

两个男人惊慌地从火焰中逃窜出来,他们怒骂着拔出武器来向街边的几个人开始了攻击,而另一边也以同样刺耳和低俗的怒吼声还击,一场简单的械斗就这样开始了。

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女法师避过械斗地带,往另一边走去。仅仅只隔着一条街,这里的人们就好像械斗声完全不存在一样继续干着自已的事情,吸烟,赌博和醺酒,就好像世界上只有这几样东西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一样。这里就是这样的一个城镇,嫖客,瘾君子,佣兵和杀手,所有的居民几乎都是一群目无法纪的无可救药之人,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恶棍聚集之所,所有外面世界的违法行为在这里都会得到认可。

经过几十年的势力变迁,这里的各个势力相互火并相互制均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即使这种平衡就像建立在钢丝绳上一样摇摇欲坠,但至少现在它还确实地存在着,并组成了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城市结构,就好像低俗小说里那座座落于世界尽头的城镇一样,这里是彻彻底底的犯罪之城。

「看来,这里以后就是我要生活的地方了。」女法师有些不安地苦笑着。这是一个有着纯正东方血统的女性魔法师,她的名字叫凌紫,从边洲移民到帝国的东方人。在帝国法尔帝学习了纯正的魔法系统之后,成为了一名元素魔法师,凭借着出色的容貌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特别是胸前的巨乳而名声大起,在同行有人称她为巨乳法师。虽然美丽是一大武器,但凌紫仍然是一名出色的魔法师,一个东方人血统的纯正魔法师,关于她的故事,在同行里也是颇有名气的,只不过人们总是将谈资有意无意地围绕着她的巨乳,当然了,女魔法师的身材永远是人们的焦点,甚至有人说,现在的女魔法师如果想要出名,首先就要有过人的资色……很快,这名东方血统的女魔法师越来越知名,性格也变得越来越自大和骄傲,直到她被一个可以说是奥鲁希斯最神秘的组织盯上了。『神之手』,在奥鲁希斯这片大地上,完全可以说是最神秘最邪恶的一个组织。一直以来,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根据地在哪,成员是谁,规模是多少。这是一个只有暗黑世界的人们才听说过的组织,因为他们往往和调教,性虐,人体改造等相关词汇联系一起。

有人说,这是一个跨越种族的调教师们所组成的组织,他们对大陆上的局势全无兴趣,却关注于调教性的奴隶。据说他们的成员分布于世界各地,专精于性的暗黑乐趣,很多调教师,改造者是和这个组织有过接触。但最可怕的是,他们无形无影。却好像神明一般无所不在,听说只要是被他们盯上的女性,都无可避免的成为性的奴隶,而他们则将他们的调教成果,改造成果称之为一种艺术。

有流言说是自负的凌紫自已找上这个神秘组织的,然后『神之手』就让她整个人消失了。直到一年后,这个帝国知名的女法师出现在了遥远的绿水河北岸,无法无天的城市亚塞斯。对于女法师来说,那是一个恶梦般的回忆,无穷无尽,让人绝望的调教和改造,让她知道了身为女性的悲哀。而特别是那自以为豪的双乳,经过改造之后,变得比以前更大,大到几乎要托在下方才能移动。而且恶毒的改造让她的双乳永远在溢出乳水,而且敏感无比,几乎丧失了正常社会生活的资格,所以女法师只能选择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是无法无天的罪恶之城。

「灰老狗」是一个由败残兵所开设的酒馆,或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整个城市最容易打听到情报的地块之一。

「每个人手上都携带着武器,哼,果然是无法无天的城市。」走进酒馆女法师就发现了这家酒馆最大的不同之处。两个醺酒的男人在对打着,一个略微瘦小的男人被对方大个子踩在地上,而旁边桌上的男人一面享受着身边妓女丰硕的乳房,一边笑着随手将桌上的啤酒倒在了倒在地上的男人头上。人们大笑着打趣,因为这太习以为常了。

「喂喂,看啊,这是巨乳了吧,不,是暴乳吧?」只要走动就双乳激烈晃动的女法师很快就成为了人们的注目焦点。

刚走进酒馆门口,就有人笑着伸出手摸向她的胸部,虽然早有准备但她还是受到了惊吓。女法师有些厌恶地往前走,她发现自已实在不太适合应付这种场面。

柜台前的老板是一个削瘦的中年男子,正刻他正一手托着头,百无聊赖地看着书,完全无视店内的各种纷争。

凌紫走上前规规矩矩坐在老板的正前方,她正准备思索着该如何开口。

「这里没有牛奶!」老板用一种打发的语气说道,然后盯着女法师胸前的巨乳看,补充道,「不过你可以用自已胸前的来喝!」周围立刻响起了酒客的笑声。

「那么……那么请给我一杯水。」老板的发言让女法师怒火中烧。凌紫努力不让自已发作。

『恫』,没等她说完,一大杯碑酒就被重重地砸在台前,杯内飞溅出来的液体直接打在了凌紫的脸上,看到女法师窘迫的神情,顿时引来了身后一阵阵的大笑。

「喂,外地人。」老板显然对此很不耐烦,「难道我这里看起来像是茶水厅吗?」「哦,不……但……」凌紫刚想解释,一只粗壮的手臂就从身后搂住她的纤腰,然后抱紧她并将手滑向丰满的乳房。

「小妞,有没有兴趣陪老子们玩玩?」大汉淫笑着,他的双手越来越放肆。

「哇,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漂亮的巨乳啊,这手感,这重量。喂喂,你走路的时候估计很累吧。

「这不用你管!」凌紫厌恶地推开他,正当她打算抽身溜走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刀剑顶在了她的身后。「乖乖地坐下,不然你漂亮的脑袋马上就会开花。」这是真正的威胁,凌紫只能听从他们坐回原位。马上更多的男人围上来将女法师的身后围得水泄不通,而柜台前的老板却只是无趣地打量了一眼之后就继续事不关已地看起了书。

「看你是新面孔,哪家妓院出来的?玩一下多少钱?」一旁的男子一边轻薄地打趣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女法师,一边伸出手来动手动脚地乱摸。有的人托住她的下巴强吻,有的人伸向乳房,有的人抚摸臀部,甚至有人将手伸向女孩敏感的私处。

「啊,不要!」敏感部位受到如此的骚扰,凌紫全身触电一样挣扎起来,她想出声但嘴巴却被赌住了。女法师望着四周,发现人们要不就是事不关已地自顾自,就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已的好戏,没有任何人想要帮助自已。

这里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

「哼,果然如此吗?」凌紫嘲笑起自已,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想要在这里生存就必须要学会这里的做法。她轻轻地缩起身子,然后双手顶住柜台全身顺势一弹将上方强吻住自已的男人一头撞倒,并借着这股力量让自已从人群的包围之中脱出来。不过,每一个动作都让乳前的双乳剧烈摇晃,甚至让她跃出人群的时候,还因为巨乳的重心问题,差一点摔倒。

「哦,很养眼啊!」周围有人拍起了手。

「喂,臭婊子,想吃苦是不是?」旁边的男人叫骂着拔出了武器,然后围到女法师身边。只见女法师轻巧地挥了一挥长发,然后挥出手一道魔法的光环将周围的一切都震了出去。桌子和上面的餐具,酒瓶飞了一地。这冲击同时还将周围的人也震飞了出去,这让酒店老板叫骂了起来。

「哼,看来并不是小角色啊。」周围几个有经验的男人站起来,其中就有魔法师样子的男人。这里是恶党横行的城市,想要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则必须要有相应的能力。这是一个穿着宽大斗篷的男人,只见他伸出手,一道魔法冲击波直击女法师。立刻凌紫用双手挡在胸前,挡下的魔法的攻击,但整个人也后退了一步。看起来并没有受什么大伤,但不知道为什么,女法师却仍然将双手护在胸前,并没有放下来。

这时候眼睛尖的旁人叫了起来,「看啊,这妞胸前好像湿了!!」这时候,周围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女法师的胸部,果然被布包裹着的胸部从乳头开始竟然湿了。被弄湿的法袍上可以明显要看到女法师那挺立的乳头,而且那湿痕明显还在扩大。

「不,不会吧,难道说是,溢乳?」立刻有人叫起来,在这样的城市里,这种程度的调教经常可以看到。

「不要看,该死的。」女法师想要后退,却突然被人从后面拦住,情急之下的凌紫用手将对手挥开,然后侧身转要串过去。却没有想到,因为动作的力度太大,她整个人没有调整好重心,胸前的双乳竟然因为重量过重,在弯下腰的时候失去平衡,整个人扑倒在地上。

只听到沉闷的扑倒声,女法师面朝下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胸前的双乳撞击地面激起一道诱人的乳摇。同时最让的意想不到的地方在于,地面凹凸不平将法袍擦破,然后大量的乳汁从中暴发而去,弄得一地都是。这种香艳的场景让周围人目瞪口呆。

「喂喂,你们看到没有,这不仅仅是暴乳了了吧。」周围人都看傻了。

「哦,看到了,这可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们都惊呆了,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倒在地上,胸部因为太过庞大而整个小腹都无法贴到地面,屁股高高翘起的女法师。身下全是激射出来的乳汁,只见女法师尴尬地挣扎了好久才终于站起来。然后一个不稳,整个人后退到门板上,又是一阵激烈的乳摇,还时不时有乳汁流出来。

「这可真是杰作啊,我想知道是哪个调教师的作品?」周围有懂行的人立刻说起来,「这样的人体改造,我只有以前在阿鲁法尼娅才看到过,难道说?」「住嘴!」凌紫一咬牙,她抬起头手上爆发起强烈的魔法光芒。

「喂喂,冷静点,你的乳汁越漏越多了,啊,啊!!!」只见不顾一切地女法师挥出了一个魔法光球,将整个酒馆卷了进去……几天后,佣兵介绍所里,凌紫凭借着酒馆里的那一晚,以难以想象的暴乳和炸翻了半个酒馆为关键词,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

「为什么,还是没有胃口。」看着眼前的食物,女法师心里泛起了恶心。自从被改造过后就是如此,而且情况越来越糟糕,起初还能吃点东西,现在完全无法进食。哪怕是把这些食物硬塞进嘴里,最后也会因为反胃而吐出来。

「小姐,我们从来没有看到你吃过东西嘛。」同行在一边看着,有些奇怪地说道。

「不,我只是有些不舒服。」凌紫急忙找了个理由跑了出去,胃中的饥饿感仍然如此强烈。女法师绝望地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本来以为逃离了那个恶梦般的地方,身体会慢慢变好。但没有想到,被改造过后的双乳越来越重,事实上现在她必须要双手托在乳房下面才可能正常行走,而且一旦有激烈的运动就会产生溢乳反应。甚至在激烈的施法过程还会大量的喷射乳汁,这让她立刻就变得全城闻名。而这样的身体,是无法回到正常城市去生活的。

但改造不仅仅如此,关于乳牛化改造不仅仅是乳房,还有食道……凌紫跑到野外,一处青草地上。女魔法师紧张地看着周围有没有人路过,确认没有人之后,她才红着脸,弯下腰,用手抓了一把青草,然后就送到嘴里。立刻一种进食的感觉才让凌紫舒服了起来。

于是她一把一把拔出青草往嘴里送,但后来觉得这样太慢,忍不住就直接趴在地上,像牛一样啃食起青草起来。恐怕谁也不会想到,强大的女魔法师,竟然会像一头母牛一样偷偷地在啃食青草。

而凌紫本人也不会想到,她自以为已经脱离了那个神秘组织的魔掌,但事实上,这个无处不在地组织,正在暗中监视着他们的成果。这就是他们的目的,有时候喜欢将改造好的成果放回社会,看着她们一边承受着肉体改造后非人的感受,一边窘迫,小心意意地生活的样子。这是神之手里的改造师们最大的乐趣。

算是外传故事,豚王与豚妃的外传吧

边境王国‘阿尔兰西娅’,这个位于绿水河北岸,由母性的女王所统治,信奉着大地母神的人类国家。仁政但软弱的女王,与她的妹妹——认为应该由强大的军队守护国家的女将军阿瑞拉发生了冲突。在内乱之中,北方魔王的先遣军,豚王安格所率领的豚人大军奇袭阿瑞拉本阵,活捉了女将军本人之后,以奔腾之势席卷了整个王国,最终女王献城投降。残暴的豚王将人类的王国占为已有,在这里建立起了属于自已的国度,将兽性和淫虐带进这个国家,成为这里新的主人。

如今的‘阿尔兰西娅’是一个被兽性所支配的国度,豚王和它的部族们是这个王国的支配者。大量的人类成为豚人们的奴隶,男人被迫成为苦工,或者阵前的炮灰,而女人,特别是美貌的女人,则成为豚人们发泄淫欲的奴隶,以及生殖工具。

距离王都被攻占的数个月之后,一个身穿斗篷的人类女性走进了这座城市。

曾经平静的国度完全变了一个样,每一个来过‘阿尔兰西娅’的旅人,都不禁感叹。整个王国就好像一个被野兽征服的美女一样,被剥光衣服,屈伏在野兽的跨下,任意凌辱。虽然城内仍然有市集,街区和酒店,但已经完全变成了豚人们的聚集所,在豚王影响力之下,越来越多的豚人迁入这个国家,占领着原本人类的土地。

“这,这就是我的国家吗?”虽然披着斗篷,但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位年轻的女性,而且身材纤细,容貌美丽。

走在王都的大街上,到处看见粗暴的豚人,它们是文明之外的野兽,随意地破坏,抢掠,和厮斗。虽然相比野外的豚人,在豚王安格的统治下,这里的治安出人意料地好——以豚人的标准来说。远方的旅人,无论是任何种族,包括人类都可以自由进出,意外地是豚人族特别欢迎商人过往这座城市,事实上,豚人们几乎完全保留了这里所有的城市功能,豚人们有自已的语言,很少有豚人懂得通用语,所以很多地方甚至配有翻译。可以看得出,豚人们是准备在这里进行发展,作为自已的国度。外来的商人,工匠,旅行者甚至无论种族都可以进入,当然前提是能忍受这里的恶臭,无法和淫虐。

“绝不可原谅,我的国家竟然被这种暴行……”女性握紧双拳,继续前进。

城市最大的变化,就是折除了一大片城区,建立了属于豚人风格的建筑,以及它们所钟爱的豚圈。那是为其它种族所无法忍受的淫虐暴行,好色的豚人将一部分最美的女人圈养在豚圈内,就好像对待动物一样,赤裸地围在最大的圈养场内。每天喂食的时间是固定的,连排泄也受到监视,就好像牲口一样。而这些‘牲口’的作用就是用来供豚人发泄和产子。女人们每天都会遭受数不尽的强暴和轮  奸,豚人野兽般的性能力可以轻易让女人瘫倒在地上,并怀上豚人的后代。

虽然以生育率来说,雌性豚人更有优势,但这种野兽对人类的女性特别钟爱,所以才会圈养人类的女性。一部分绝孕之后供它们玩弄,另一部分则作为生育牲口,为它们产育亚豚人。豚人很喜欢捕捉其它种族的雌性,王国内的豚圈里,不仅有人类的女人,更是能见到精灵被抓捕在这里,成为豚人的奴隶和生育工具。

杂交后的亚豚人在体力上会有劣势,但在智慧和魔法方面可能会优于普通豚人。

“啊,啊,求求你们,不要再插了,我,我会被插坏的!!”走近豚圈,一个美丽的女性被双手双脚并拢,绑在上面架着的横杆下方,整个人脸朝上,半吊在空中,像个待宰的动物一般,两个赤铜色的豚人正在一前一后轮 奸着她,发出粗暴的吼声,但由于语言的关系,事实上人类与豚人是无法正常沟通的,所以看起来就好像野兽之间的交配一般,没有交流,只有野性的本能在冲撞。在她的周围,可以看到很多雪白的肉体,被绑在横杠上,摆出各种姿势,被豚人大力的抽插,她们一个个都大着肚子,用一种牲畜特有的绝望眼神看着路过的旅客。

而在这个豚圈的不远处,有一个更大的生育场,大量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被集中扔在那里,然后放在坑里让她们自行生产。而豚人们则是淫笑着看着女人们生产的过程,发出淫虐的吼声,彼此欢呼,就好像看戏一样。豚人的后代对于人类和精灵来说,生长得太快,体型也太大,很多没有生育经验的女人根本无法顺利生产,这时候豚人会跳下坑,‘帮助’她们顺利地生产。

“阿瑞拉将军……”这时候,女性注意到了在最中央的位置,有一个她曾经认识的脸庞。王国大将军阿瑞拉正被绑在最中央的位置,那是一个高大的木制刑具,其宽度正好和女将军身体差不多。女将军被绑在前面,双向上反曲被锁在头顶上横出来的手枷上,双腿则是几乎是呈一字型叉开,小腿从木制刑具两边边缘折进去,而她整个人的身体是被几条安置在木制上的铁制框架所撑起来的。饱涨的双乳也被铁框分别向两个方向歪下去,乳头上有乳环,还在流着乳汁。至于她鼓胀的肚子……“不,这不是真的。”女性唔住嘴巴,只见一只豚人幼仔正从阿瑞拉的肚子里爬出来,而周围的豚人正在大笑着看着这一切。这时候女性才发现,在阿瑞拉的脖子上挂着“女性楷模‘这几个字样。

”啊,啊,啊啊啊!!!“只听到台上女性的呻吟声传来,曾经的王国女将军在出产中达到了高潮,她绝叫着,同时下腹用力,将肚子里的豚人带着大量的淫水排出体我,双乳也在同一时间,喷出了大量的乳汁。

”阿瑞拉姐姐……“这个女性不是别人,正是女王阿莱特西娅和女将军阿瑞拉最小的妹妹,阿莱雅。豚王安格攻占王国的时候,阿莱雅正好并不在国内,所以有幸逃过了豚王的魔掌。不过当她听闻祖国所遭遇的事情之后,就立刻组织起了一只反抗军进行反击,然后由于’阿尔兰西娅‘本来就是边境小国,同时阿瑞拉的主力被消失,所以阿莱雅很快就失败了,无助地公主准备孤身一人行刺豚王安格。

……

”嘿嘿,你就是人类的公主吗,比你两个姐姐要小一点,不过还是很漂亮啊。“豚人士兵看着阿莱雅就评论起来。相比起母性的女王和肉感的阿瑞拉,阿莱雅长得纤细靓丽,颇有姬将军之风。

”是的,豚王安格已经答应要见我了。“阿莱雅毫不惧怕眼前的豚人,年轻的公主对自已的剑法很有自信。

’如果只是这样的敌人,我还有胜算。‘公主估算自已和对方的实力差距,只要能让她见到豚王安格,只要能一对一的话,或许就能成功。所以在城里内应的帮助之下,阿莱雅以公主的身份单独觐见豚王,说是准备投降。

一路上,公主带着厌恶看着周围的一切,曾经的王城这时候已经被豚人所占据,并改造得像个猪棚一样。走在过道上,随处可见被豚人侵犯的人类侍女,在这些野兽眼里,全无秩序可言。

”公,公主?“一个被豚人压倒在阳台上的侍女,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公主,整个王国最后的希望回到这个国家。

阿莱雅只是看了一眼,就低下头继续跟着豚人卫兵前进。

”我不能分心,一定要成功刺杀豚王,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公主暗暗下定决心,直到她推开豚王安格的房间。

”啊,姐,姐姐……“如今被称为豚妃阿莱特西娅正被豚王抱在怀中,她的肚子也同阿瑞拉一样,正有一个赤铜色的豚人幼仔正从她的下体试图爬出女体。

同时在她的双乳上,还有两只豚仔正趴在她双乳上,吮吸着女王的乳汁。而在周围,还有几只幼 年的豚人正坐在地上。

子宫改造,这种邪恶的改造可以让女性顺利和豚人交配产下亚豚人,如今的王都有许许多多的人类被进行了这样的改造,成为了亚人种的生育机器。听说已经连邻国,兽人的国度’纳尔兰娅‘也开始对被征服的人类进行子宫改造。

”欢迎你,人类的公主,你姐姐也在等着你喔。“高大的赤铜色豚王正用一种嘲笑的表情看着人类的公主。这是一个身为豚王所特有的压力,就连阿莱雅自已本人都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阿莱雅,不,你胜不过它的,快,快逃!“豚妃看到自已的妹妹孤身前来,最后的希望也从她眼里消逝。

”这,这家伙,我,不可能赢过它。“公主终于意识到自已的天真和血气方刚,对方仅仅是体格的差距就像山一样,同时豚王还拥有邪恶的施法能力,它擅长的骨杖正放在一边,那是仅仅一击就可以敲粉人骨头的东西。

”但,但是,这是我最后的机会。“失去了国家,反叛军也失败的公主,现在能依靠的力量只有她自已。靓丽的姬剑士拔出剑,用最快的全法割开了身后卫兵的脖子,然后冲向眼前的豚王。

’只有,只有这一瞬的机会。‘然后公主这才意识到,为什么豚王安格让放任她带着武器进来。因为,自已的反击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就好像刺向一座肉山一般……”公主,你终于醒了?“一个多月以后,阿莱雅的部下在某处垃圾桶里找到了被玩弄之后扔在一边的公主。

”我……“公主坐起身子,这失手被捕的一个月,那段悲惨的回忆袭上心头。

每日每夜都被关在豚圈里调教,交配,全身所有的洞都被占领,没有休息的时间。

每天都在被侵犯,肚子好像永远都是大着的,经过魔法强化过的子宫改造可以大幅度减少受孕时间,不断地受孕,然后出产,全身上下没有一块肌肤是干净的,就这样在豚圈里过了一个月,她被扔进了垃圾桶里。

”谢谢你们救了我。“公主站起来,才意识到自已全身赤裸。她立刻脸一红,毕竟在自已的部下面前光着身子可不是好事。

”请给我件衣服吧。“阿莱雅命令她的部下。

”公主,其实……“部下有些迟疑,最后还是把她的衣服拿了过来。阿莱雅刚穿上衣服,突然发现身上的衣服被魔法力量立刻烧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公主立刻叫了起来。

”听说,是豚王在公主身上施发了一种诅咒,好像穿上衣服就会自已烧掉的诅咒。“部下们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看着公主美丽性感的肉体。曾经阿莱雅就是士兵们心中的女神,在她美丽的身影之下,无数人跟随着她。当然,人们也经常会忍不住幻想一下公主衣装之下的肉体,不过仅限于幻想罢了。但如今,他们却感谢起了豚王安格,让他们可以如此接触到公主的肉体。

”不,不是吧,那我怎么办!!“阿莱雅一想到自已以后的境遇,就立刻脸红了起来。

”不,公主殿下你一定要振作起来,你是我们国家最后的希望,你一定要复兴我们的国家。“这时候,身边的两名士兵对视了一眼,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说完,公主的双眼立刻浮现出一种魔法的效果。

”哦,是的,我是公主,这个国家最后的希望,为了复兴王国,我什么都愿意做。“就好像暗示一般,阿莱雅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时候,身边的两名士兵都淫笑起来。

亡国公主,全大陆裸奔拯救国家的故事现在开始了。

”如果想要复兴国家,公主殿下你需要有金钱,士兵和周边国民的支持度。“部下们如此建议公主。

”首先,公主先出去看看吧,虽然豚王占领了首都,但在周边还是有很多地方,是它们影响力比较弱的。“首先是村庄,’阿尔兰西娅‘边境,豚王支配力还没有完全掌握这块地方,虽然有豚人的治理人员,但介于普通豚人的智商,这里仍然是人类的土地。

”喂,喂,这个痴女是谁啊?“一进村,阿莱雅就被人所围住,他们睁大眼睛,看着一个赤身裸体,但长相高贵的美丽少女进入村庄。阿莱雅红着脸,羞耻地一步步向前走。被施发了诅咒的女孩身上不能穿衣服,只有披着唯一一件有抗魔效果的斗篷,以及一双抗魔靴子。但抗魔斗篷如果长时间穿着也会被损坏,所以公主只能在需要的短时间才能穿上,其它时间仍然要裸体行动。

”啊,不要摸我这里!“走在大街上,被人们所视奸的公主,正在被巨大的耻辱所笼罩。这时候一个好色的男人走在她背后,在她屁股上拍打了几下。女孩立刻跳起来。

”痴女,光屁股的痴女,说,你卖多少钱?“男人好色地看着她。

”卖多少钱,你以为我是妓女吗?“公主立刻怒着脸。

”难道不是吗?“

”我,我可是公主,我来这里是为了复兴祖国而来。“阿莱雅被暗示过的头脑让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立刻引来了全场的哄笑。

”哈哈哈,这个女人说自已是公主,光着屁股的公主吗?“人们笑起来。

正当人们嘲笑她的时候,阿莱雅的部下走了过来,将魔法斗篷罩在公主身上。

”这个人的确是你们的公主,我们最后的希望!!“部下高声叫起来。

高台之上,全身赤裸的美丽公主发出了救国的呼声。

”各位,我们的祖国,阿尔兰西娅正在被丑恶的豚人所蹂躏。我的姐姐,女王阿莱特西娅和将军阿瑞拉都被豚人所俘虏,现在,只有我,作为阿尔兰西娅最后的希望,我站在这里,恳求大家和我一起,为复兴王国则战!“赤裸的公主举起剑高声呼喊,但下面却是一片唏嘘。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冷谈。“公主看着下面,所有人都注视着她赤裸的肉体,饱满的乳房和雪白的臀部。

”虽说你是公主,但你现在这样子,实在没有说服力啊。“台下有人摇了摇头。

”那要怎么做你们才会帮助我呢。“

”还不如你陪我干一发,我就愿意支持你!“此言一出,周围人立刻大笑起来。但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公主竟然红着脸点了点头。

”好,好吧,为了复兴祖国,我愿意。“被暗示过的公主小声地说,然后走下了高台。慢慢走到那个出声的男人面前,然后跪下来,掏出了男人的肉棒。

”喂喂,公主你是认真的?“男人吃惊地问。

”当然,为了复兴我的祖国,我愿意这么做。“看起来,阿莱雅的表情是十分的不情愿和耻辱的,但她仍然用手套弄起了男人的肉棒。

”公,公主的服侍,我也忍受不了了,我,我也来,我也支持公主复兴国家。“一旁的男人也解开裤子。

”我,我也来,支持阿莱雅公主复国,我也要!!“男人一个一个兴奋起来,然后纷纷解开裤子,将公主围在中间,开始了一场大型淫乱的交欢。

”公主殿下,除了支持度之外,你还需要活动的资金。我们建立你可以找周围有名的人,来寻求帮助。“某豪宅,赤裸的公主站在肥胖的男人面前。男人正用好色的眼光瞪着公主年轻美丽的肉体。

”嘛,出钱并不是不可以,不过嘛,我也需要一点保证。“男人好色地说,”比如,公主殿下陪我一晚怎么样?“”恩,为了祖国,我愿意这么做。“阿莱雅无奈地点了点头。

”获得有钱人的支持还不够,公主还需要靠自已的工作去获得更多的活动资金。“于是,很多时候的晚上,都可以看到阿莱雅出现在各地娼馆工作的身影。

”现在,有了支持度和金钱外,还需要获得士兵们的支持。“在这样的建议之下,阿莱雅的工作又多了一个慰劳加入的部下。就这样,阿尔兰西娅的亡国公主,全裸地奔波在全国各地,为了复兴她的祖国,每天都在牺牲她的肉体,不停地慰劳士兵,卖春赚钱,酬赏市民,只是不知道复国的那一天何时到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身边没有一个人会希望这一天真正的到来。

    【上部完】

评分
All other trademark and copyright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holders. All clips are collected from outside sources. No videos are hosted on this server. If you have any legal issues please contact the appropriate media file owners or host sites. And you can also contact us. JAV Free, JAV 720p, JAV Download, JAV Streaming, Jav Uncensored, Jav Censored, Jav Online, JAV Sex Movies, JAV Porn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