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静的沈沦


(1)

苏静今年24岁,初出茅庐的她踏入社会。最开始是期盼、然後激动、然後慢慢淡然平稳工作。

苏静身材姿色平常无奇,苏静总是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加漂亮。苏静有一头漆黑的长发和一双墨绿眼眸,她的那双修长的,笔直的腿。雪白雪白的,脚趾头嫩的跟藕芽似得。

哦,对了!苏静暂时在图书馆里担任一名图书管理员。

为什麽说暂时呢?因为苏静刚毕业的时候,就分配到学校图书馆,她没得选择只能暂时从事图书管理员工作,但是由於一件事情使她导致变化,她所在学校正在免费组织员工上表演课。

每周将有三个晚上苏静都会去表演班学习表演,每次表演课的时候,她都会很认真的把全身心投入进去,一旦进入状态後,她会更加融入角色里,多次赢得大家对她演技的赞赏、夸赞。

苏静每天早上:起床,洗漱,打扮好後离开宿舍。离开门口之前,会检查门口是否有自己信件,当看到一束鲜花夹着信封时,皱着眉头、不犹豫地将它扔进垃圾桶。然後便到图书馆工作。

一般没事的时候苏静会利用时间练习下口技和阅读一些有关表演的书籍,即时是午餐和晚饭的时候,她会在吃东西的时候阅读一本书。

苏静不太喜欢参加一些社交活动或应酬之类的事,她更宁愿自己单独一起活动,如果人少苏静会选择跟猫聊天,还有使用电脑跟网友聊天。她喜欢这样跟网游聊天,她喜欢这种无拘无束地敞开跟别人聊,除非上表演活动或社交时,她才会选择性的参加。刚参加表演的时候。会有一点拘谨感觉,一旦进入状态就会做到比别人开放、更投入。

那麽演戏对苏静来说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总是幻想自己是一名明星,就像在电视中表演的那种。 这种感觉让她很着迷,导致她越来越喜欢表演。

最近她偶尔会参加周边公司的试镜活动,面对陌生环境、陌生的人,老是显得有点拘谨不安,容易犯新手常犯的低级错误,从而导致评分降低而被淘汰。但她从不畏惧困难,依然坚持下来,她坚信自己总会成功的。

也许,苏静拥有了一颗当明星的心,便拥有了动力;拥有了一个坚定不移的信念。

(2)

而今天的试镜与平常不一样,是一家知名大公司通知参加一个试镜,是推销该公司一款新产品的广告。

公司的地方比较偏远,是苏静所住城市的郊区附近。但是这公司楼很气派,不愧是一家大公司,就连前台服务员也美的让人心动,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进入的时候。

这个时候有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小麦色的肌肤,挺直的鼻梁,鲜明的五官,还有一双深邃的黑色双眸。苏静突然感觉自己脸有点红,心跳心脏咚咚跳动,一副紧张的样子。

年轻人作出了一副热心的样子,

『你是来参加试镜的苏静小姐,请往这边来。』一边招呼苏静,一边指引她向着试镜的地方走去。

苏静打量、嘀咕着试镜房间,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镜头,伞下的大灯,和白花花的背景布,本来紧张地心情不由的又加重了几分。

年轻人见苏静在房间门口那副拘谨地样子,连忙说道『坐,不要太紧张,苏静小姐。我姓罗名林,看了下你简历,年龄比我小,你可以称呼我为罗大哥。我非常欣赏你,希望你的表现不会让我失望,这份试镜广告其实是很简单的。』今天苏静穿的比较正式,简单明了的黑色休闲西装,头发自然的紮在脑後,肌肤洁白而不失妆容;反而更多了些,邻家女孩的羞涩。

苏静发现之前的担心有点多余,沙发坐着很舒适,房间采用平面设计简约而明了。罗林的话更让她的紧张感消失地无影无踪。

接下来就是苏静简单自我介绍『我叫苏静,来自XX大学……』她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刚开始有点紧张,全身时不时左摆右边,她那双小手时不时作着动作,舒缓着紧张心情。眼睛目光往旁边小锺摆上瞄着,避免正面直视罗林。

在苏静介绍完之後,苏静接过罗林手上递过来文案,罗林简约明了介绍『此处试镜所选的人是为本公司秋季新产品发布的宣传片,一共3组,主题是抗争与顺从,划分成为黑、白、紫三个色调……』而这个时候,苏静的注意力早已经不在罗林身上,正在被罗林旁边节拍器的滴答声所吸引,思虑不由地有些走神。

节拍器的滴答、滴答声,让苏静无法集中听罗林地方案介绍。 每一次地移动配合着阳光从窗户进入苏静的眼睛,眼光照射感觉很舒服,结合着节拍器连绵不断地『滴答』乾扰着别人的思绪,从而集中在它身上。

罗林的声音却与滴答声节奏是截然分开来的,一旦苏静一想集中力量去听罗林的方案介绍,苏静立马会被这持续不断地滴答声所乾扰。

罗林似乎发现苏静不对劲,嘴角微微一翘,似乎在嘀咕着什麽东西,好像是「上钩」之类的话语。 声音逐渐压低直至比节拍器还小。『新产品主要是针对压力较大的白领和成功女性……』『苏静,你在看什麽?是在看锺摆吗?那麽我们先来个小游戏,放松下你的心情。』罗林停了手中方案,道:『其实这锺摆与众不同,你仔细欣赏它,会发现它是有规律的,锺摆运动,你会发现这规律中的奥妙。』罗林俄然话题转到锺摆着,早已经留意到锺摆的苏静,将身子微微向前靠。

墨绿色的眼睛慢慢集中在那个放出滴答声的锺摆上,盯着锺摆慢慢做着锺摆运动着,一脸充满着疑惑,疑惑考官为什麽要做个小游戏。

『苏静你很紧张吧?』

『嗯。』

『那继续慢慢盯着,要发现其中规律哟。请将身体慢慢往沙发上靠,手自然下垂,身体自然坐着,对对,头很自然靠着沙发。 』苏静虽然一阵疑惑,但是仍然跟着罗林的指挥跟着做,将轻盈的身体慢慢仰靠在沙发上,双手也从刚才不自觉抚弄腰间衣物也沿着衣服边缘自然下垂。

『你是不是感觉现在心情没有刚才那麽紧张?』『嗯……』罗林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着苏静闲聊着,『原来是在替我消除紧张』苏珊一边心里想着,一边回应着。拘谨不安地心情一扫而空,突然,苏静噗哧一声笑了,『嗯,哈……』露出了两排碎玉似得洁白牙齿。

原来是一个有趣的笑话,让苏静嫣然一笑,这一笑顿时让罗林看着有点失神,但是苏静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锺摆。

罗林见苏珊没有刚才拘谨感,话语也比刚才的多,交谈也更和谐。 随後又道:

『请放松,转转头,让眼睛继续跟着锺摆走动。』苏静头和目光跟着锺摆一会儿向左,一会向右,周而复始,来回摆动。

『锺摆运动很有趣,在物理学上它的路径是平面的,摆运动的时候,绳的路径为一个圆锥面,这就是有名的圆周运动。』『你要看着,不停地看着,不停地摆动。』

容貌秀丽的苏静穿着一袭黑色休闲西装,珍珠般的双颊出现一丝红晕;翘嫩的嘴唇时时蠕动,似乎有点口乾;碧绿色的双眸有点黯然失色。长时间的交流和罗林刻意的话语,让苏静精神和体力都处於极高负荷状态。

『一直看着锺摆,头会感觉到阵阵晕眩,看的越来越深……头变得更昏……』苏静秀眸惺忪,明亮的双眸开始有些涣散。缓缓点下头,一抬一仰,似乎在与睡意、疲倦在斗争。

罗林有些兴奋,他知道眼前女子正在慢慢陷入他编织的催眠梦境中。

『苏静…苏静你有在听吗?』

『该死…我居然在…』苏珊猛然抬起头,低声地暗骂自己,因为她刚才居然在这种场合小咪了一会。还好考官貌似没有什麽意见,只是嘱咐着她继续望着锺摆。

『其实锺摆运动还有一个更有趣用法,你想知道吗?苏静。 』苏静有些急促地回答:『什麽?还有什麽用法?』表情有些焦促不安,焦促是她很疲倦很厌烦的而又无奈,心里是很想结束这个话题,不安是还在为刚刚睡着而担懮。不过为了不延长话题,她缓了缓口气,摆弄一下姿势,便皱着眉头,目光更加仔细地盯着锺摆。

『锺摆运动有个学科名叫运动人体学,为运动员、新手消除上场前热汗涔涔、坐立不安的感觉,从而能够正常发挥自身实力的一门学科……』罗林介绍悠长而又乏味,苏静皱着眉头听着,目光依照望着锺摆,思绪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苏静,你听着这滴答声。慢慢呼吸、放松,跟着锺摆节奏,深呼吸,缓缓吸进,慢慢吐出。』罗林地声音突然温柔起来,一直失神地苏静听着这温柔地声音,早已疲倦不堪地她变得更加放松,呼吸更加均匀。

她感觉时间在流逝,开始变缓慢,对!是她的呼吸变得缓慢无比,她的呼吸、目光跟着时针、滴答声做着有规律的锺摆运动。吸渐入深沈,和罗林不停引导的节奏合为一拍,随着他的话语,吸气、呼出。

苏静此时摇摇欲醉地样子,原本会说话的眼眸如今空洞无比,垂在唇边的一缕发丝被轻轻咬在贝齿间,领口微微露出的一截玉颈粉腻如瓷,全身无力地靠着沙发上,全身都散发着让男人冲上去狠狠疼爱一番的气息。

『苏静你感觉全身随着锺摆摇摆着,这种感觉就像是坐上船上摇摆一样,四周是明媚的阳光,温暖而又舒服。这摇摆感觉非常舒适。 』罗林的声音在苏静耳边飘荡着,苏静被他低沈磁性的声音吸引了,不由自主幻想在一艘船上,摇摆着。

罗林继续又他那充满磁性地声音诱导的说道:『在船上你被你母亲所抱住,你母亲的怀抱是那麽温暖。你在午睡,在母亲怀抱中午睡,母亲怀抱是那麽温暖。』苏静小时候在母亲环抱里记忆突然清晰起来,小时候就是这样被母亲抱着摇的,是这种感觉。 整个人便似乎摇摇晃晃,整个人便似乎处於半梦半醒之间,完完全全将自己的身心放松下来。

『你的眼睛将缓缓闭上,无论你怎麽抵抗,你只会感觉眼睛会越来越疲惫,每眨一次眼你都会深深地望着锺摆,随着锺摆上的节奏而眨眼,每眨一次眼你都会放松自己,你会感觉自己越来越困,越来越累直至闭眼陷入你最渴望的睡眠中。』苏静感觉自己好多天没有睡觉一样,眼睛不停地眨动。每眨一下苏静都会望着锺摆,跟随着锺摆节奏眨,眼皮越来越沈重。眼睛眨前三下的时候苏静还能跟着规律走,到了第五六下的时候,眨眼的速度超过了锺摆摆动的速度。大约数十下後,苏静抵抗不了睡意陷入了睡眠状态中。

罗林端了桌下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缓了下气。欣赏着如同睡美人的般的苏静,看来常时间催眠是件挺费力的事情。

『你将什麽也没有思考,只需听候着我声音,你什麽都不用思考,只需听从我声音。每次锺摆『滴答』声响起的时候,你的全身会更加放轻松,心情更加愉快,呼吸更加缓慢,然後从「1」数到「10」,每数一下,你将会更集中听从我的声音,每数一下你会更集中服从我的声音,每数一下你会完全服从我的声音。』罗林连用了三个更字句来加深苏静地诱导。

苏静此刻垂着头,全身无力慵懒侧躺在沙发上,听话的闭起双眼,面无表情的盯着前方,除了耳朵能聆听『滴答声』与罗林声音以外什麽也不用管。双唇微微张开,两条哆里哆嗦的长腿几乎无力的交叉着,像弱不禁风的乾树枝。苏下意识口里跟随着罗林只因念叨。

『「1」……』

『你会从脚上传来一阵疲倦,你需要将脚放轻松,对,完全放轻松……』『「3」……』『脚放松了,但是你的膝盖处又袭来一阵疲劳感,对,为了驱散疲劳感,你需要将膝盖放轻松…对,放轻松。』『「5」……』

『你的脚和膝盖都放松了,那是不是你的下身也跟着放松了,对,就这样。

完全放松……』

苏珊喃喃数着,一阵温柔舒适的感觉使她失去了下身的控制,原本并拢的双腿露出一丝缝隙,罗林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同一色的黑色蕾丝般的小内裤。

『「7」……』

『你的上身还在支橕着,这是不对的,它们在阻挡你的睡意,你必须放弃支橕的力量。对,放轻松。』『砰』一阵细微地声响,失去上身力量的苏珊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轻然地摔在沙发上,本来紮起的马尾,受力後箍着头发的绳子被损坏,黑发顿时散乱起来,朦胧的双目,嘴里不忘数着,近看口水还流漏出来,像是被人迷奸後一样。

『「9」』

『你的思想将放轻松,陷入梦中的你无须思考,让我的声音指挥着你,指挥着你的思想。』仰卧在沙发上的苏静毫无反应,蓬松散乱的头发,更衬托出她洁白的皮肤。 配上她纤长黑亮的睫毛,简直像个洋娃娃。她微微的翘起两个嘴角来,罗林悄然地走到苏珊面前。暗暗想到,这小妮子居然在做美梦呢。

『「10」……』

『你的身体将放轻松,你的思想将完全放轻松。陷入这深深地睡眠中。』『我的声音是那麽温暖,这声音能帮你驱散疲倦,你毫无防具地敞开心扉,让你的思想听从我声音指挥……』灿烂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苏珊的脸上,苏静双眼禁闭,她浅浅地呼吸着,眼角间时不时还有着微颤。也许还在听罗林在说着,心里也许也在同样回应着,只是表面上看不出来罢了。

这时候,试镜室的铃声响起,罗林襒开还在自语数数的苏静,接起电话。

电话另一头传入一个焦急地声音。

『罗大师,事情办的怎样。』

『林大少,我罗大师出面还不是小菜一碟。货品,已经中计。』『那时间要多久?』『这速度越快越耗时间和精力。价格需要提高…』『价格包你满意。』罗林大声着拿着电话讨论着,丝毫也没有在意旁边的苏静。

(3)

『站起来,苏静。 』一道严厉地声音打破了宁静的试镜室,声音传入苏静耳中,苏静闭着眼睛、脸上带着微笑像梦游般缓缓站起来。

罗林低声问道:『你知道你是谁吗?』

苏静无起伏地声音回道『苏静。 』

『你知道我是谁吗?』

『罗林。』

『年龄?』

『24……』

『三围?』

『三……』当回答到女性难以启齿的问题时,苏静脸上露出挣紮表情。

罗林见苏静有挣紮迹象,连忙说『知道在做什麽吗?』苏静挣紮表情平缓下来,又恢复原来语气回道:『试镜。 』『知道我是做什麽的吗?』『考官。』

『如果考官问你话,你会回答吗?』

『会回答。』

『如果不回答会怎麽样呢?』

『失败。』苏静波澜不惊地脸上出现一丝波动,罗林眼珠子一转又道:『你很害怕失败?』『是,我很怕。』

『你很怕失败,为了预防失败,你会很乐意回答考官问题,听从考官指令,服从考官命令。记住,每次要回答是。复诵一遍。』『是,我怕…失败,预防…失败,我会乐意…回答考官问题,听从…考官指令,服从…考官…命令。』『那麽你的三围是什麽?』

苏静立即回答:『三围是81。6,54。4,86。72…』苏静毫无羞耻地报出自己难以启齿地秘密。

『乾得漂亮。』听到罗静的赞美,苏静面无表情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等我将节拍器停止的时候,你会挣开你的双眸,但是你依然不会醒来,依然会处於催眠奴隶状态中,看到的是你的主人,你会完全服从主人的命令。』罗林右手将节拍器停止,试镜室顿时安静无比,只有苏静那如同狂热信徒般重复熟稔声音,让人看起来感觉到恐怖。

『看到的是我一生的主人,我会完全服从主人的命令。』苏静念完,缓缓挣开双眼,空洞的眼眸望向罗林。

为了测试苏静的服从程度,罗静在她挣开双眸的後下命令道。『你现在处於什麽状态?听从谁的命令?』『我处於催眠状态中,我完全听从主人的命令。』苏静机械式地回答。

『你以後听到「梦中的香草」,无论你身处任何地方,任意时间、任意事情,你将毫不犹豫进入这深沈的催眠状态之中,并且回答性爱奴隶苏静听候主人差遣。

在这种状态下你能作出思考,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在服从主人命令下,不得有任何违背主人意志的念头。 如有任何违背、抗拒、疑惑念头,哪怕只要一想你将会面临这世间上最大的痛苦,为了减轻痛苦,你只有在心里更加坚定不移地服从主人意念,完全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即时是错误的命令,违背常理的命令你都会完全服从。你将会重复诉讼三次,将它牢牢记到脑中,永远不会忘记。』『「梦中的香草」,…任何地方…,进入……催眠状态……完全服从……主人……命令,永远不会忘记…命令。』重复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顺口,一次比一次记得更深刻。

苏静朗诵完後,望向主人的目光更加柔顺,回答语气更加卑微、服从。

罗林问道『是处女?』

苏静脸色有点微红回答,即便在催眠状态心脏也有些少速加速。『是,主人。』『处女,那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应该能调教成高级商品。』罗林有些细微的惊奇,一个大学生24了居然还是处女。其实罗林这家公司是专门利用试镜,招人等活动物色各种美女,将美女调教成催眠奴隶出售给各大富豪享用。

『什麽价钱?高级商品?』听到不利於自己的话,苏静显的有些疑惑。

『本公司出售各种奴隶,低级商品指的是非处女,除非是身材美貌特好或者家境、白领、处女那种才能是高级商品。能成为高级商品,是苏静你的福分。』听到明显带侮辱话的解释,苏静表情先是一阵疑惑,随後是双手紧抱着身体,全身颤抖着仿佛在遭受非人般的痛苦,这丝痛苦是袭尽她全身。

『苏静奴隶,你忘记了?』罗林严厉地声音传入苏静耳中,脸上不由露出鉴定表情瞬间让她回忆起自己的身份『我是奴隶,主人是对的,主人不会错的。』坚定而变态地信念瞬间扫灭了一切痛苦。

苏静脑海回忆起电视上女仆地问候方式,低垂着头鞠躬并用卑微地语气回答『是,主人。奴隶非常荣幸成为高级商品。』『回答主人问题是不是让你感觉快乐。』

苏静脸上露出兴奋表情回答,『是,很快乐。』『听从主人命令是不是让你感觉很兴奋,是男女之间那种兴奋感。』苏静脸上由快乐转成兴奋表情回答『是,我很兴奋。 』罗林接下来就是东拉西扯话题:

『没有男女朋友』

『没有自慰过。 』苏珊语气随着问话交流次数增多,开始越来越自然。每次回答都让她产生快乐又很兴奋的感觉,让她浑身充满着妩媚的感觉。

「连自慰经验都没有,真是个好胚子」,罗林暗自喃喃道。

『那麽主人慢慢教会你,先脱去衣服。』

『是,主人。』苏静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缓慢解开领带,毫不犹豫地脱下西服。罗林望着那浅白色的衬衣下,被粉红色胸罩所包含着那诱人犯罪的花蕊隐约可见。口里不由嘀咕了几滴水,赶紧走到苏静面前催促道『马上把那碍事的衬衫也脱下吧。』『马上,主人。』苏静连忙将衬衣脱下来,连同衣服丢在地上。

『做的非常好,你现在非常漂亮。』听到1主人的话,苏静露出了满意表情。

『但是这样还不够,还要自己拿掉胸罩。来,听从主人的话,手会很自然的拿掉胸罩,让主人欣赏你美丽的花蕊。』内心挣紮了几秒後,『……是……主人。』。苏静俏脸通红的样子将手绕在背後,取下自己胸罩。

『将手放下,对,就这样,立正站好。』听到罗林地命令,苏珊不假思索地将原本遮掩自己胸部的双手放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对饱满的咪咪,洁白丰腴,一颤一颤,勾人心魂,让罗林看得不经有点发呆。

『阿—咿呀。』罗林悄然逆袭苏静,用手开始抚摸苏静的乳房。

被主人的双手触摸,即时深处在催眠状态下的苏静依然有些抗拒,但是在强大催眠暗示下她是无力掀起反抗主人地念头。

一双墨绿眸子含情脉脉望着罗林,如点绦的樱唇细声低语着,只能发出轻微的细语挣紮声,更多可能还是撒娇成分占居多。

『别抗拒,你会很愿意让主人抚摸你的胸部,是不是被抚摸的很舒服,主人的抚摸每次一次都会给你带来快感,每一次抚摸都会让你越来越接近高潮,每一次抚摸都会令你越来越顺从。』随着罗静手抚摸动作越来越频繁,苏静从抗拒,到享受,到顺从,她散乱的秀发轻轻迎风飘舞,两叶柳眉修长,渐细渐淡地隐进鬓角,两眼闭闭合合着,桃腮微晕,一脸享受的样子,一副催眠奴隶的神态完全呈现出来。

『咿呀,阿,咿呀……』两条黛眉微微一蹙,『主人,不要停……』渐渐地,苏静呼吸由低转粗,由细转高,马上要达到高潮的时刻,罗静却停止了双手,苏静因高潮被强行终止,梦哧发出如同怨妇般渴求声向罗林述说着不满。

罗林有点微怒道『身为奴隶,不能光顾着享受,得有身为奴隶的觉悟,在没有主人命令的时候,奴隶是无法获得高潮的,即便是手淫也不行。』正处濒临高潮的苏静,察觉到主人的不满。 停下快高潮而颤抖不已的身体低着头卑微地说『是,主人,奴隶错了…请你原谅奴隶服务不周…』态度十分诚恳,脸色惶恐不安,像是放了一个天大错误一样。

罗林满意地说道:『高潮是你快乐的源泉,但是你要深刻记住你只是个奴隶,只有主人的命令,你才能获得高潮。』『是,高潮…是…我快乐源泉,只有主人命令…,奴隶才能…获得…高潮…』罗林继续把奴性贯彻苏静的深层记忆中,相信以後只要能激起她情欲的事情或命令,都会让她产生奴役的快感,让她真正意识到自己是个催眠奴隶。

『口交会吗?』

苏静听到不熟悉地生词,一脸茫然回答:『主人,口交是什麽?』平时连自慰都没有的她怎麽可能会这个呢。

『我忘了…』罗林尴尬地摸了下头,随後说道:『那麽,主人就教教你怎麽口交吧。先将主人裤裆打开。 对,…然後取出来…』苏静脸上充满着兴奋地跪在地上,也许是太过於激动幸福缘故,或许是长时间没有动弹,笨拙地双手拉了几次都没有拉开,闹出一阵笑话後才地将罗林裤兜打开。

罗林的阳具大又粗长,苏静顿时产生巨大喘气声十分沈重,伸出她那细长的双手,全身微微颤抖,脸颊像红彤彤苹果似得,双手小心翼翼从裤裆里拿出来,像是供奉神物的神女跪在地上,将阳具缓缓捧在玉手上。

苏静动作十分缓慢又笨拙,先是伸出细滑的舌头,轻轻的在罗林龟头下一吻,感觉一股触电感从舌头触传来。苏静脸上充满着兴奋的感,移动舌头慢慢将罗林的阳具包含在口中,刚入口一股咸咸地味道刺激地她神经,但是她一点也不排除,像是在舔美味一样,细细的舔舐着罗林的阳具。

『宝贝,要慢慢吸允,对对,就是这样。还需要舔着上主人的小豆豆……』『主人宝贝会慢慢变大,变大了会流出你最爱吃的牛奶,牛奶鲜美无比,当你喝完牛奶以後,你会获得让你难以忘怀的高潮……』罗林一边引导苏静,一边享受她生涩的口技。他只感觉到苏静那个微暖无比的嘴唇把他的龟头所包住,同时随着苏静含得越来越熟练,舌头不断游走,牙齿不断摩擦,再加上自己不断在搓摸她那因情欲高涨而饱满的玉乳,全身飘飘欲仙的,阳具刚一接触就有点欲欲为射感觉。

反观苏静一脸意梦情迷的样子,一脸虔诚地舔舐、吸允着罗林的阳具。本来平缓下来的高潮在舔舐过程中又再一次蠢蠢欲动。此刻,脑子里只怕想着地全是努力吸允、努力舔舐,让主人先满意,自己才能品尝到鲜美的牛奶。只要吃完了牛奶她就能获得她想要的高潮。

苏静越含越认真,将罗林龟头继续深入口中,卖力的吸允着,大约舔舐5分锺左右,罗林阳具已是粗壮无比,欲欲为射感觉越来越强烈。

『小宝贝,想要吗?』

『嗯…静儿想…想要…』

『哦,宝贝到底是想要什麽呢?』

『是想要高潮吗?』罗林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要…高…不,是要主人的…牛…牛奶,请主人…让奴隶喝牛奶。』听到罗林示意,苏静放慢了舔舐的速度,边用发嗲声音诱惑着罗林射出来,同时将身体更靠紧他,扭动着,胸前的玉乳贴紧着他,挑逗着他,让他的肉棒硬得如同钢铁般。

罗林的几次忍着想要射的感觉,此时他感觉到自己阳具已经饱涨地不成人样了,加上苏静妩媚又显得羞涩地挑逗,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了。

「要来了宝贝,要一滴不漏地全部接住,这样你才能达到一个让你难以想象的绝顶高潮。」罗林强忍着稍纵即射的冲动,向苏静下了最後一道指令。

早已经等得兴奋不已地苏静连忙含糊地应道「是…主……主人。」不多时,罗林在兴奋之中,射出了那腥臭的精液,孕育已久的亿万精子,伴随着一道道青绿色液体,罗林的「亿万子孙」一滴不漏地被苏静吞入口里。

罗林按了旁边的一个按钮,再转头望向苏静,苏静已经将精液吞服下去,她此时俏丽的脸庞已是绯红无比,而且蔓延到身後颈间,一股温香甘美的气味从她那娇颤不移地身体传出来。处於高潮边缘她终於迎来一次绝顶高潮,销魂的呻吟声从她殷红的薄唇发出,淫液顿时四洒而出,沾湿的到处都是,整个试镜室充满着粉色的情欲和苏静高潮後的余香气息。

试镜室门打开了,两个美丽的金发女子走了进来,当她们的目光看到罗林後一言不发的立正站好,等候着。丝毫也没有注意到享受高潮余韵的苏静。

她们身着兔子服,衣服穿着有些夸张,头带着粉红色花边的黑色兔耳朵,脖子上带着一个黑色项圈,低胸的上衣和短的看不到的迷你裙和丝袜。

罗林指了地上的苏静,吩咐道『刘丽,陈冰将苏静带入调教室,做第二阶段调教工作。』『是的,主人。』听到罗林的声音,两名女子毫无表情地脸上露出兴奋地样子,一前一後的将苏静抬出去。

密码:sky。

字节数:19914

【完】

评分
All other trademark and copyright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holders. All clips are collected from outside sources. No videos are hosted on this server. If you have any legal issues please contact the appropriate media file owners or host sites. And you can also contact us. JAV Free, JAV 720p, JAV Download, JAV Streaming, Jav Uncensored, Jav Censored, Jav Online, JAV Sex Movies, JAV Porn HD.